龙虎 >华人 >华裔候选人少且无身份者多 美华人对政治兴致缺缺 >

华裔候选人少且无身份者多 美华人对政治兴致缺缺

  中新网8月31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对于众多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来说,参政和议政的意识与关注度一直相当平淡。不少华人新移民在取得美国合法居住身份后,更关注的是工作、赚钱。在美国,各种游行活动中,例如移民游行虽是一道当地亮丽政治风景线,但是华人的身影却是寥寥无几。除此之外,华裔们成为美国主流政治活动家的数量相教育其他族裔,如越南裔,墨西哥裔也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虽然,目前不少华裔社区也在倡导华人要积极参与美国当地的各种政治选举,但是大多数华人依然对美国政治活动非常冷谈,究其原因为何,值得令人深思。

  没有华裔候选人,为何关注政治选举

  今年刚满30岁的David,在谈及自己所在城市即将到来的市长选举时,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市长人选会是哪一位时?他有些吃惊地反问道:“市长选举吗?候选人有谁?”据了解,David从14岁时就和父母一起移民美国,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他还是接受较为全面的美国教育,但是在参政意识上,却显然地尤为贫乏。

  和许多早期的华人移民父母一样,David的父母为了扎根美国,每天工作都非常忙碌。在他眼中,父母如何计划着每月的各种生活开销,以及如何攒下每一分钱用来买房子,曾是他刚来美国头几年印象最为深刻的记忆。“虽然,那时候我的父母都有了投票权,但是不懂英文的他们,根本就无法辨别不同候选人的不同施政纲领有何不同,每天忙于工作、家庭的他们,也更没有时间去关心那些英文新闻内容报道了什么。”David 坦白地说道,父母对于政治的漠不关心,也为他带来了一定的影响。随着自己进入大学后,为了筹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David的空闲时间除了打工就是学习。

  David回忆说:“记得有一次,自己刚来美国后的头两年,正遇上当地的市长选举,我回到家中很兴奋地和父母讨论,他们会选择哪位候选人时,他们却给了我一个回答,无论选谁,都不会有华人,到时随便选择一个就是了,如果投票那天工作忙,我们就不去了。”

  因此,时至今日,David对于政治选举投票依然抱着如此可有可无的态度,当他得知今年自己所在城市的候选人中没有华裔后,他淡淡的回答到:“既然如此,那今年我就不去投票了,反正选了候选人中的任何一个,也不可能为我真正做些什么。”

  政治话题与“我”无关,看看热闹勿参与

  人到中年的杨女士在美国生活近10年,当问及其本人是否有极高的参政意识时,她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她虽然看得懂英文报纸,看得懂英文电视,但是对于那些,例如同性恋婚姻,堕胎法案等等政治话题却并不感兴趣。问其原因,杨女士认为,这些事情离自己的生活圈子太遥远,尤其是同性恋,在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看来,简直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杨女士说:“中国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样的传统观念在华人家庭的思想色彩中还是非常浓重的,我周围的华人朋友圈子中,还真没有听说有这样的事呢。”

  在杨女士的想法中,上街游行抗议示威,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在她看来,政府的政策下达,完全是高官们的事情,老百姓怎么可能真正会对这些政策有任何影响,几十年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在杨女士的脑海中不是说变就能变的。

  类似杨女士这样的“事不关我”的华人并不在少数,不少人认为只要不涉及到自身利益,因此跟着看看热闹的“路人”心态也非常普遍。

  没有身份,“羞于启齿”

  移民话题的政治活动也牵引着数以万计的无身份文件的美国华人,但是与那些同样状况的墨西哥裔不同,华人的非法移民在各类政治活动家举办众多“非法移民身份合法化”的活动中他们的身影屈指可数。相对于那些敢于走在街上,高喊口号的其他族裔的非法移民要求获得美国的公证待遇,华人们更多的是坐在电视机后,观看这些活动的最新进展,从不参加此类政治活动似乎在华人群体中有着无需语言的“默契”。

  一位来美打工6年,还没有美国合法身份的张女士表示,看见电视上那些成群结队的非法移民组成的庞大游行队伍时,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羡慕,但是其中也有不少担忧。据张女士坦言说,自己在到美国前,就听说在美国非法移民一旦被抓,就会遣送回国。自己早在出国前,就知道自己所要走的路有多艰辛,但是为了能替家中多赚些钱,什么苦她都可以吃。所以,在千叮嘱,万叮咛下,张女士因为没有合法居留权,在打工的同时,总是让自己低调生活,关于自己的不合法身份,除了好友之外,从不轻易和别人说起。

  张女士感慨说:“在看了那些非法移民的游行报道后,我也才真正了解,原来像我们这样的人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在大街上,并且还标示自己就是非法移民,哪怕被人用画面记录下来,也无需害怕。”

  她非常辛酸地诉说道,其实因为自己没有身份,这么多年来,总感觉自己低人一等,事实上在生活中也是如此,她曾在一家餐馆打过工,就因为老板欺负她是打黑工的,工资给的与开始谈好的不同,她一提出抗议,对方就威胁会把她报告到移民局,类似的事件不知发生了多少。因此,当作为非法移民者有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时,张女士多年来的因各种不公平待遇造成的自卑和深埋在心底的耻辱感,以及更多地是因为繁重生活压力所带来的麻木,让她只能在这些与她切身利益相关的政治活中扮演一个“看客”的身份。她的一位同样处境的好友,就曾劝慰她:“在没有合法身份时,所有经历的一切都要忍,不要强出头,日子总会过去的。”

  因此,在相对于其他美国人觉得自己的权益受损时,华人的传统思想更多地是选择忍一时,风平浪静,即便认为有些不公平的地方,不少华裔认为自己是个“外国人”,潜意识当中,受些“委屈”也是正常的,所以他们并不会主动地去伸张自己的权益。(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