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社会 >京津冀协同发展: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势成共识 >

京津冀协同发展: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势成共识

  重度雾霾天里谈论刚刚过去的“APEC蓝”,一定心情复杂;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9个月后,各方北京畅叙,一定感受颇多;共话京津冀,瞩目大格局,筹划大协同,一定意气风发……

  11月26日,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各级领导、三地管理者、企业家,齐聚一堂,建言献策,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

  协同发展,要“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势”,已成共识;领导干部“不能光让屁股决定脑袋”,掷地有声;京津冀协同要“克服三个断崖”,难度重重;改善大气环境,“不能总靠短期的超常规措施,更多的要靠久久为功”……观点碰撞,思想激荡,灵感迸发,难题在破解。

  短短一天,意犹未尽,言犹在耳。人们有理由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张“超级蓝图”将在三地展开,一张更美的画卷将在中国北方绘就。

  区域新动力 改革试验田

  京津冀一体化,呼声已有30多年,时至2014年春,这一“耽搁”多年的命题由于注入“国家动力”,变得豁然开朗。

  京津冀协同发展,短板待补齐,难题需破解,机制要突破,更凸显协同发展之必要、之紧迫。

  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杨崇勇说,京津冀单位土地面积产出只有长三角的1/2,不足珠三角的1/3,人均GDP分别为长三角、珠三角的76%和61%。主要原因还在于“行政壁垒造成科技创新资源在区域内流动不畅,三地各自为战,缺乏协同,优质要素资源没有得到优化配置,创新资源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协同发展,交通先行。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冯正霖说,三地单中心、放射状的交通网络布局有待优化,各种运输方式之间的无缝化衔接有待加强,交通智能化管理水平有待提高,交通安全发展和节能减排的挑战日益严峻,不能适应首都功能疏解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需要。

  “APEC蓝”成为网络热点。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士祥由此谈转变发展方式的必要。他说:“日益频繁发生的雾霾天气,折射出的是我们发展方式的危机。”

  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组组长牛文元用“克服三个断崖”表明自己的观点:一是经济断崖,二是社会断崖,三是人才断崖。他说,北京人均GDP9万多元,河北人均GDP3.8万元,从生活质量、从收入比、从创新能力比,差距还会更大。

  顶层谋长远 基层出实招

  京津冀协同,首要的是顶层设计。国家层面的大规划,显示了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和破题区域协调发展的担当和决心。

  顶层设计要以问题为导向。冯正霖认为,应以交通运输发展面临的突出矛盾、关键问题为导向,跳出行政区域,完善铁路、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网络,推进区域机场、港口等交通运输资源协调发展,全面提升区域综合运输效率和服务水平,增强区域转型发展的内在动力和整体合力。

  顶层设计要谋长远。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张伯旭认为,京津冀规划未来产业格局,应该有整体设计。“至少应该保证新上的项目,有十年以上的生命力,不能再干今年建后年拆的事了。”

  顶层设计,要破壁垒。张家口市委书记邢国辉说,要着力在经济发展、社会事业、社会保障等方面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消除政策落差。

  规划一旦确定,落实是关键。要有一张蓝图干到底的决心,处理好利益分配,科学组织实施。“过去,一些断头路形成,是由于组织实施的力度不够。”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杨国华说,应实现交通建设项目一体化、交通运输服务一体化、运营管理一体化。

  顶层设计是路标,基层要走得好,还要积极探索。天津市宝坻区区委书记贾凤山介绍,宝坻重在搭建承接产业转移的载体。对载体建设,正在由重视土地规模、重视载体数量向全面重视效益、重视效率转变。

  “很多人期待顶层设计,就是期待它的指挥棒功能,以为把我们放在哪,我们就走向哪,这是违反市场规则的。” 天津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杨桂华说,政府的工作,一是制定规划,二是制定规则。通过制定规则,发挥企业的作用,把资源引到它该去的地方。

  顶层设计的落地,需要基层探索的顶托;顶层设计的实效,需要基层创新的转化。基层的破冰实践,也会为顶层设计提供参考借鉴。

  既扫门前雪 又管他人霜

  如何跳出一亩三分地。北京的未来举措包括进一步建立健全跨行政区、跨区域的规划对接机制、生态保护协作机制,调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政策引导机制,区域产业协同的税收利益分享机制。

  “河北省委、省政府领导强调,要牢固树立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局观念,需要河北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就演好什么角色,不以河北一地之小私损害京津冀三地之大公!”治理大气污染,化解过剩产能,尽管河北遭遇了经济发展的困难时期,杨崇勇在论坛上代表河北省的表态十分坚定。

  京津冀协同发展须跳出一亩三分地,结成协同创新共同体。北京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认为,创新共同体是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金碚认为,要实现三地协同,必须实行财政税收的共享制度、政绩考核的联评制度。三地政府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对此,天津市交通委主任武岱深有同感:“既要跳出交通看交通,也要跳出天津看天津交通,打破人为的分割,我们和北京、河北建立了联席会议协调机制,确定了规划同图、建设同步、运输一体、工作协同的工作原则。”

  跳出一亩三分地,须有体制机制保障。河北经贸大学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专职副主任田学斌说,例如生态补偿的问题,就要建立类似市场交易的机制,而不能是临时性、帮扶性、恩惠性的。

  本报记者 刘成友 马跃峰 余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