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社会 >驾照自学开车或有突破 北京尚无官方细则出台 >

驾照自学开车或有突破 北京尚无官方细则出台

  公安部副部长黄明昨日表示,公安部决定积极推动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目前正在调研论证,在进一步听取意见、修改完善后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有关人士指出,人们期盼已久的驾照自学自考,或许在此轮改革中有所突破。但到底自学怎么学,如何报名考试,报名费如何确定,有关人士表示,这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公安部交管局官方微博“交通安全微发布”昨天也发布消息称“驾照自学自考或许将有所突破”。该官方微博还就“驾考怎么考?”开始在网上征求意见,网友可通过“公安部交通安全微发布”新浪腾讯微博、微信平台,发表看法和意见。

  截至目前,我国驾驶人已接近3亿,预计未来10年,驾驶人仍将以每年2000多万人的速度快速增长。黄明表示,针对当前驾驶人培训考试工作与社会发展和群众期待还存在诸多不适应,特别是近年来个别地方车管所发生腐败案件的情况,公安部决定对驾考工作进行改革。改革驾考工作要把握好关键环节:一要公开,接受社会监督,确保公平公正;二要开放,转变政府职能,整合社会资源,提高供给能力;三要脱钩,打破部门利益藩篱,斩断或明或暗的利益链;四要便利,给予学员更多选择权,更好地便民利民;五要提高培训考试的质量,把好道路交通安全的源头关。

  黄明强调,将通过推行一系列改革措施,解决驾考不公开不透明、不公正不廉洁问题,解决群众反映的不便利、不经济问题。要最大限度减少制度障碍和漏洞,从源头上有效防治腐败,把考试场建设成为公开透明的阳光场,把车管所建设成为勤政廉洁、便民利民的窗口。 记者林靖

  期待多年的驾照自考有望真的实现,对准备学车的公众无疑是个利好。在此次公安部表态之前,北京已开始研究本地实施“自学开车”的具体办法,但截至目前,尚无官方细则出台。

  但是,有业内人士对此颇为担忧。驾照自考改革一旦进入实质阶段,对于北京这样的特大型城市,将会立即面临诸如教练员资质、教练车改装、学习地点、时间等诸多问题。“如果以方便学车人和‘便宜’为主要取向,很可能会对其他公众造成明显的不便,甚至是安全威胁;但如果以‘安全’为重,又很可能使‘自考’成为变相的‘微型驾校’、‘个体驾校’,学员的花销一样省不下来。其间一旦涉及到资质认定、公司化管理等问题,同样还可能面临当下驾校与管理部门之间存在的弊端。”

  问题1

  “教练员”的资质谁来认定?

  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在道路上学习驾驶,应当按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指定的路线、时间进行。在道路上学习机动车驾驶技能应当使用教练车,在教练员随车指导下进行,与教学无关的人员不得乘坐教练车。

  记者从多家车管部门了解到,驾考改革基本不可能突破《道交法》所规定的范围。因此,“指定的时间、路线”、“教练车”、“教练员”必然是此次改革中无法回避的重要细节。

  谁来认定“教练员”的资质,如何对他们进行管理,是需要以类似于现在的出租车公司的“企业形式”,还是可以用“个体身份”投入市场,均是待解的问题。

  问题2

  “教练车”是“改”还是“租”?

  对于不学车的市民,“教练车”更是该关注的重点。有副刹车的教练车能有效减少学员的事故,对于学车的个人来说,专门将自家车辆改装成教练车并不现实。这又会导致“租赁教练车”的问题,对学车人来说,又将是一笔难以避免的花销。

  根据外地一些已经开放自主学车地区媒体的报道,向专业驾校租赁教练车和考试用车的做法基本不太顺利,诸多驾校都以各种理由拒绝租赁。可以想象,即使今后出台鼓励教练车出租的政策,各大驾校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也不会愿意将车辆出租。

  问题3

  “训练考试道路”设在哪儿?

  更重要的问题还在于特大城市的道路资源。在2007年驾考开始进行“实际道路考试”前,各地纷纷在城市边缘地带开辟了“实际训练考试道路”。但是7年过去,不少当初较为荒僻的道路已经成为车流量巨大的交通要道。

  一位大型驾校负责人认为,选择可供学员训练的实际道路,需要综合考虑对社会交通的影响、安全隐患和学员真正的训练需要。车太多,无法保证安全,车少了,又达不到训练效果。

  以北京的实际道路条件,还能到哪里开辟更合适的区域,供如此众多的学车人练习?

  问题4

  一旦出事故责任怎么认定?

  如果是学员个人训练,一旦出现事故,其法律责任预计将由同车教练员承担。这又将涉及学车保险、教练员保险等方面的事情,在这些问题尚未得到解决时,迅速放开自主学车,考虑到北京道路情况,对道路上行驶的其他车辆以及行人和非机动车,都将是严重隐患。造成交通拥堵,更是可以预见的场面。此外,一线交警的工作也将更加繁重。届时,势必会有市民趁夜间车少的时候,违反练车的时间、线路和配备教练员的规定,找朋友或亲属充当教练,在自家附近上路练车。若发生了事故,顶包甚至逃逸的情况都有可能增加。

  记者 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