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社会 >公交司机被打不还手获“委屈奖” 公司奖励2000元 >

公交司机被打不还手获“委屈奖” 公司奖励2000元

乌鲁木齐市一司机被打不还手获“委屈奖”

   11月21日13时,乌鲁木齐市前进路红桥站经二部书记王文斌(右一)与经二部经理惠全练(左一)给59路公交车司机张跃(中)发了“委屈奖”,安慰他继续发扬文明司机行为。

   11月21日,在59路红桥终点站,记者见到张跃,手里拿着乌鲁木齐公交集团刚刚授予他的2000元“委屈奖”,神情有些复杂。

   据乌鲁木齐公交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11年来乌鲁木齐市颁发的首个公交车驾驶员“委屈奖”。

   11月19日,乌鲁木齐市一30岁左右男子在油运司公交车站外挥手示意停车遭拒,当张跃将车驶入车站内停下后,那名男子从后门上车,并大声质问刚才为什么不停车,张跃告诉乘客公交车必须进站才能停车,而且不能从后门上车,对方竟冲到驾驶室,对着张跃的脸就是一拳。“当时我没吭声,结果他却来抢方向盘。”张跃说,而那名男子的行为引起车上其他乘客的不满,最终将其制服。

   此时,车上的乘客任婷用手机记录下这个画面,并把图片发到了微信上。10分钟后,4名特警闻讯赶到,将该男子带下车。21日,该男子被派出所拘留,公交公司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给张跃颁发了“委屈奖”,对他的表现给予肯定。

   “拿着‘委屈奖’心里怪怪的。自己的确觉得委屈,为乘客安全上车,我在站外没有停车,结果遭到乘客辱骂,还被打了一拳。可是转念一想,尽管遭到乘客殴打,但我在整个过程中,因为冷静处理事情,得到了其他乘客们的肯定,心里也是很欣慰。”张跃说。

   张跃笑着说:“大家都不想拿‘委屈奖’,因为被乘客打感觉很没面子,我从事公交车驾驶已有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乘客打。”

   “回到家,老婆看到我脸肿着,知道这是被乘客打了,那眼泪花子就一直在打转。”张跃说,“有时也有乘客辱骂驾驶员,从后门上车,投残币,或者一些乘客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只能耐心地给他们解释。”

   乌鲁木齐公交集团经营二部相关负责人说,公交车驾驶员在行车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乘客不理解,辱骂驾驶员的情况,让驾驶员受委屈。因此公司决定设置“委屈奖”,一方面鼓励驾驶员按照规章制度行驶,另一方面通过奖励缓解驾驶员的心理负担,“我们也真心希望广大乘客能多多理解和包容驾驶员”。

   继续阅读:

   委屈奖11年后重现“江湖”

   11月21日,乌鲁木齐公交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在2003年曾有20多位公交司机获过“委屈奖”,此后乌鲁木齐公交集团再也没有颁发过“委屈奖”。

   那么“委屈奖”到底该不该发?记者随机采访了部分驾驶员。有驾驶员认为,给员工发“委屈奖”,无法代替社会普遍的尊重,以个人尊严换来的“委屈奖”不值得。然而,驾驶员王鑫却认为,“委屈奖”是人性化管理的体现,通过这种方式对员工进行安慰,更有利于维护员工情绪。

   新疆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一杨姓研究员说,“委屈奖”的设置初衷是好的,然而它只能在员工心理上给予一些安慰,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并非发奖,而是在制度和规定上进行完善。

   该专家认为,“委屈奖”11年没出现,并不是驾驶员的委屈少了,而是因为“委屈奖”争议不断。“委屈奖”并非正规的维权或救济通道,更多是基于人道精神关怀。但他们更需要的是对方的赔礼道歉。这恰恰说明,从业者的隐忍和退让,不应该建立在出让正当权利、无限度忍气吞声的基础上。

   专家建议,不仅要设立“委屈奖”鼓励员工忍让,更要建立惩罚侵犯员工权益的维权机制,社会各界都应当大力支持,这会减少或避免员工被打、受委屈的事件发生。(记者索子鸷 豆兴军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