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社会 >母亲患病急需手术费 女孩写求助信欲割肾救母 >

母亲患病急需手术费 女孩写求助信欲割肾救母

母亲患病急需手术费女孩写求助信欲割肾救母 昨日,杜治宏走在解放碑街头,对于母亲的病,她一脸迷茫。 记者 罗伟 摄

  今天,全市500万中小学生将到校报到,明天就要正式行课了。昨天,寒假最后一天,也许你在想开学第一课会上什么,抑或是抓紧最后一天的时间调整心态。

  而下面几位同学,他们已完成了自己的“开学第一课”―――16岁女孩杜治宏趁着开学前的最后一天,来到本报,递上了一封《求助信》―――“割肾救母”,她的孝心感动了很多人;姚瑞、袁旺秋和张可欣,则结伴换乘公交车考察了今后的上学线路,他们的认真换来了一些出行经验。

  她的第一课>

  2日上午10点过,家住上清寺中山三路的康先生正在天桥上散步,碰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来问路,“伯伯,请问报社怎么走呢?”年过六旬的康先生将她打量了一番,心想这小姑娘到报社去干吗?结果他一细问,就问出了一个让他感动的孝女故事。

  昨天,小姑娘趁着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在康先生的陪同下来到本报,递上了一封《求助信》―――她想“割肾救母”!

  来主城只为“割肾救母”

  这个女孩叫杜治宏,16岁,是合川龙市中学高一学生,这是她第一次到主城区来,目的是“割肾救母”。这又是咋回事呢?

  “我的妈妈才40岁,左眼已失明,有高血压,最严重的是她患有尿毒症,双肾已经坏死了。”身为独生女的小宏叹息说,自己了解到换肾或许可以救妈妈一命,而且有血缘关系的人的肾匹配度最高。所以上个月放寒假之初,她就产生了想用自己的肾换取妈妈生命的想法。

  妈妈杨远梅2010年患病后,小宏每天都会给卧床养病的妈妈换药,每隔6小时换一次―――清晨6点、中午12点、傍晚6点、深夜12点,雷打不动。“我妈妈不愿意我这样救她,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手术费要好几十万,她不想把我和整个家都连累了。”但小宏的想法很单纯,认为自己与妈妈血脉相连,肾是可以移植给她的,现在就缺手术费用了,“我知道重庆晨报帮了不少困难人群,所以就想来主城求助。”

  撒谎到镇上参加好友生日

  小宏家住合川龙市镇中心村,此前别说是到主城区,就是到合川区的繁华中心地段也是少之又少的事。但小宏看到妈妈日益痛苦,离自己开学的时间也越来越近,所以就决心冒险前往主城区找报社求助。

  1日晚上,向来乖巧听话的小宏向父母撒了个大谎:“爸爸妈妈,明天是我好朋友过生,她家住在镇上,我想早点出门去给她帮忙。”女儿的请求合情合理,杜全明夫妻答应了。为避免父母心生疑虑,问起过多的细节,第二天凌晨4点,小宏趁父母还未起床就出门了。中心村来往于龙市镇没有客车通行,多是靠步行和摩托车载人。当时天还没亮,别说是车,多余的人影儿都难见一个。

  手提一个小包、怀揣平时积攒的90元钱,打着手电筒,身高不过1.55米的小宏疾步行走在不宽敞的公路上,四周黑漆漆一遍,伸手不见五指。凛冽的寒风不时刮过,吹得穿着单薄的小宏不住地打寒战,但她内心却是热血澎湃的。

  “我当时又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到了主城区就能求助到晨报帮妈妈了,害怕的是第一次进城,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小宏不是没有考虑过一些不良的后果,但她仍义无反顾地只身前往主城了。“为了妈妈,我什么都愿意。如果不进城什么都不做,那就没有任何希望,所以宁愿冒险试试。”

  小宏走了1个小时,凌晨5点多钟,她喘着粗气走到了龙市镇汽车站,顺利坐上了第一趟前往菜园坝汽车站的早班车。

  孝女遇上了热心市民

  早上8点多,小宏就来到了陌生的菜园坝,一路心里忐忑不安,但嘴甜地走走问问,不知道问了多少人,竟走到了上清寺,便遇上了康先生。

  听闻小宏的孝心故事,康先生半信半疑,“这女娃子胆子也太大了。如果是真的,我就要帮她一把,毕竟她孝心可嘉,而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

  为求小宏所说的真实性,康先生联系上了其父杜全明。“啥子?我女儿跑到城里去了?她明明是说到镇上给同学过生的嘛!太不懂事了!”杜全明听完康先生的介绍,又惊讶又着急,生怕女儿有个闪失,后来听到康先生打包票保其女儿安全,并愿意帮他们一把,情绪又激动和高兴起来。

  小宏原计划是2日当天到重庆晨报递交求助信后,就赶回去,想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哪知遇上了好心市民康先生,决心帮忙的他便将小宏带回了家,第二天还驱车送她回到了家中。“康伯伯是个大好人,还给我家送了东西和200块钱。”小宏说。

  昨天,在康先生的带领下,小宏来到了本报,递上了一封字迹娟秀的《求助信》。“我跟小宏的老师、村里的村长等人都联系过了,了解到她是个好学生,上学期期末考试,全年级上千人,她排在145名。”康先生夸赞道。今天,他将送小宏回老家学校报到。

  母亲只想看到女儿上大学

  昨天,记者向小宏家所在的中心村求证此事,村长张亚军表示情况属实。而小宏的父亲杜全明在电话里说起女儿的举动,既心疼又无奈:“完全没想到她会瞒着我们进城找人救她妈妈。以后肯定不允许她这样做了,这次是遇到了好人,下一次就不见得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妈妈杨远梅提起女儿的孝心和自己的病,就哽咽了:“我不愿意换肾,更不愿意用女儿的肾,哪怕很匹配,这样对家庭对她的身体没有好处。本来现在都欠债好几万了,如果继续用钱,只怕以后连她上大学都上不起了。我只想看到她上大学就足够了。”

  而小宏的大学梦就是考上重庆大学,离父母近,方便经常照顾他们。(记者 朱阳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