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社会 >多空对赌疯狂大蒜 龙鼎入市渐被坐庄(图) >

多空对赌疯狂大蒜 龙鼎入市渐被坐庄(图)

  在金乡大蒜市场,现货交易的同时,电子交易市场也成为蒜商重要的交易平台。图为一家电子交易市场门前蒜商正在收蒜。 记者 郑燕峰摄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龙鼎盘一步步被坐庄

  在山东,除了大蒜现货交易外,还有一种类似期货的电子大蒜交易。在去年底今年初的大蒜价格疯涨过程中,“龙鼎电子盘事件”必将写入中国大蒜交易史。

  6月2日,龙鼎电子盘的投资公司山东一品农产集团执行总裁曹梦辉和曾经具体负责龙鼎盘的副总裁苏骞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反思。

  今年3月9日,龙鼎盘注册地的日照市政府宣布入场救市,保护交易商利益。

  “那一天,董事长苏钦东带领我们山东一品集团的所有高管,向交易商代表鞠躬道歉,董事长承诺以集团公司所有资产以及他个人全部有效资产抵押来筹措资金,保证交易商利益和资金安全。”曹梦辉说,“第二天,山东一品集团就紧急调动了4000万元资金,5万元以下金额开始正常出金,市场信心逐步恢复。”

  根据日照市政府公布的调查结果,从2009年下半年以来,山东龙鼎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在大蒜行情发生巨大变化后,并没有按照规定对空头强制平仓,而是为了维持市场虚假繁荣,借给空头主力侯大伟3000万元资金继续做空。在出现亏损之后,因空头主力出逃,龙鼎盘违规挪用客户保证金参与做空,与交易商“对赌”,造成龙鼎电子盘大蒜与现货价格严重背离,期现价格倒挂又引起多头的逼仓行为。2009年11月合约和2010年3月合约进入交割期后,仍然有巨量未平仓单无法交割,面临多头逼仓的系统性风险,并连续引发了大蒜合约交割违约纠纷。同时,因为上亿元保证金被龙鼎盘挪用亏空,无法正常出金,引起市场恐慌。

  2009年的大蒜价格疯涨给龙鼎带了灾难性打击。“龙鼎盘作为交易平台,本身是不能参与交易的。但自从为侯大伟垫付了一笔3000万元的交易保证金后,龙鼎盘便一步步被坐庄了。”苏骞说。

  苏骞说,来自大连的交易商侯大伟去年7月下旬开始参与龙鼎盘交易。侯大伟第一笔单子3700元/吨开始做空,涨到4700元/吨时,每吨亏损1000元。

  侯大伟建仓时,蒜价是1.7元/斤左右;建仓完毕时,已经上涨到2.1元/斤左右。侯大伟仍然不断追加,直到保证金额度增至6800万元。大蒜价格继续飙涨,他的保证金很快消耗殆尽,面临爆仓。

  苏骞说,在暴涨行情面前,只有买方没有卖方的时候,盘面没法控制了。龙鼎面临的局面是:要么多空对平,市场交易嘎然而止,没有敢做空的,以后交易也不会有起色;要么对空庄采取宽容策略,不对空庄进行平仓,若大蒜价格下跌,市场或能保持住繁荣局面。

  龙鼎选择了后者,但现实是残酷的。价格疯狂上涨,空庄侯大伟弃仓而走,龙鼎盘则深套其中。

  大蒜现货价格继续上涨,更多的买方涌入龙鼎盘。龙鼎盘价格跟着上涨,为保住侯大伟的仓位,龙鼎盘就不得不追加更多虚拟保证金。

  龙鼎盘已越套越深,合计亏损高达2亿元之多。随后,龙鼎选择反攻,以更多的虚拟资金打压期货价格,使期货价格远远低于现货价格,这就是龙鼎盘期现价格倒挂的直接原因。

  巨大的期现价格倒挂,使空方的账面亏损降了下来,但是多方要求现货交割时,龙鼎盘拿不出现货。“即使拥有现货,如果将7000元/吨以上的现货以4000元/吨左右的期货价格交割给多方,那也是赔了血本的买卖。”

  龙鼎盘开始与各个买方交易商沟通,讲明空方已经崩盘,劝说他们尽快平仓。而对于那些坚持现货交割的,龙鼎盘选择了与之协议平仓。

  在协议平仓的过程中,大部分多方还是赚到了钱。而龙鼎盘在亏钱的过程中,挪用了客户的保证金。至ZJS1003合约临近交割,龙鼎盘已经无力继续为客户出金,直到日照市政府出台救市方案。

  “龙鼎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我们作为大股东出资600万元。按照《公司法》的规定,以出资额为限只承担有限责任,但我们没有这样做,如果龙鼎电子盘关了,我们对1.1万交易商没法交代,他们的利益没法得到保证,当然更不能把问题甩给政府。”

  山东一品集团执行总裁曹梦辉说,“我们没有恶意操作,相反是希望往下打压蒜价,有些做法是不合适,有自身失误,犯了错误,今后一定会恪守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因为规范是市场长远发展的基石。”

  按照救市方案,龙鼎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将于近期启动重组计划,引入当地有实力的企业,山东一品集团可能会由绝对控股变为相对控股,并召开重组大会。

  曹梦辉说,目前一品集团已经向龙鼎注入了1.8亿元资金。

  被坐庄的背后是大蒜现货市场的炒作

  作为龙鼎电子盘的创办公司,山东一品集团是山东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创业之初,就是经营一般的大蒜贸易。这家公司宣传栏上写着一句话:“最大的事是农业的事,最难的事是农民的事”。

  这家公司曾经成立了全国第一家大蒜专业经济合作社组织,并且是中国首个对美大蒜反倾销应诉并成功的企业。这次反倾销应诉,打破了美国进口达376.67%高额关税坚不可摧的神话,首次获得零税率。

  应诉的胜利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应有的利益,而是引来众多同行企业假冒发货。之后,一品集团开始参与大蒜良种培育和大蒜国家标准制定。

  2007年山东一品集团投资成立龙鼎公司,专门从事大蒜等农产品的电子商务平台。“我们初衷是希望能够在大蒜的价格发现和市场导向及有序平衡上发挥作用。”苏骞说,龙鼎成立初衷是运用《大宗商品电子交易规范》中规定的模式,为农副产品流通领域服务,发挥发现价格,套期保值的功能,为交易品种产业相关企业、中小经营户提供便利。

  2007年2月3日,龙鼎电子盘开业,最初是做花生市场。2008年7月,才开大蒜电子盘。

  资料显示,短短两年多,龙鼎就在4个直辖市和10个主要省份成立160多个营业部,发展交易商1.2万人,累计实现交易额5487亿,交易量12005万吨。

  按照龙鼎的宣传,其在鼎盛时期做到了日最高成交额20亿元,日最高成交量53万吨,交易人数位居全国农产品电子盘第一。

  开业两年半,龙鼎手续费收益就在5000多万元,但这次被坐庄损失高达3个亿。

  “被坐庄的背后是什么呢?是大蒜现货市场的炒作!”苏骞说,“非产业资本的介入,人们对大蒜的狂热。当然也有我们自身管理的问题,没有去及时遏制风险。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即将掉下悬崖时,跳车也是死,跟着车掉下去还是死。有人批评我,为什么不早踩刹车。这话非常对,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苏骞说:“大蒜暴涨暴跌洗牌太频繁。大蒜单体企业多,存个几百吨货,几十万元钱,抗风险能力低。我们总认为大蒜还是个小产品,最初认为大蒜不该涨这么高,但恰恰涨了这么高,如果没有大蒜就没有龙鼎现象,龙鼎只是疯狂大蒜的一个牺牲符号,一个标志。

  大宗农副产品电子商务走到拐点

  像龙鼎盘这样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目前国内不在少数。目前我国有近百家电子交易市场。据统计,在2009年新开业的35家电子交易市场中,有21家市场定位于农产品领域。这些农产品市场交易品种包含苹果、棉花、白糖、玉米、淀粉、红枣、木材、猪肉等,涵盖种植业、畜牧业、林业、副业等多个领域。

  这些电子交易市场大多是依靠当地经济特色所建,像山东很多县市就依托特色产品开有橡胶、棉花、大蒜、玉米、花生、南瓜、辣椒等多种电子交易市场。仅大蒜一个品种就有龙鼎、寿光、金乡3个交易盘。

  由于期货上市品种需要符合一定条件,比如一年内不变质、有统一认定的质量标准、货源广泛、价格波动频繁等。大蒜、辣椒这类农产品很明显不太符合这些条件,于是纷纷转入有准期货之称的中远期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进行交易。

  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在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变相期货”的指责。2007年国务院颁布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出台,正式认定变相期货的可操作性标准,并没有禁止此类市场。

  该条例明确同时采用以下交易机制或者具备以下交易机制特征之一的,为变相期货交易:(一)为参与集中交易的所有买方和卖方提供履约担保的;(二)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和保证金制度,同时保证金收取比例低于合约(或者合同)标的额20%的。

  尽管不是期货,但这些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很多是由一个产业的经销商、种植者发起的,当交易规则对其不利时,就容易发生违约风险。这些股东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本身就存在问题。

  近年来,类似市场事件不断。2009年5月25日,山东沂蒙山花生电子交易市场传出多空头寸被强行全部清零的事件,再如华夏商品现货交易所大股东、总裁郭远峰卷款1.7亿元潜逃事件都对市场的规范监管提出了预警。

  另外,当前国内中远期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的平台都是地方成立的,市场缺乏统一、有效的监管法规。

  随着大蒜、花生、辣椒等农产品价格纷纷被炒高,进入2010年,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引起了多方关注。

  春节前,国家工商总局以232号文形式下发文件,要求“全国禁止新设立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

  2010年春节一过,商务部等六部委联合下发《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总计六条,被大宗商品市场称之为“国六条”。其核心内容是:禁止设立新的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保障资金安全、禁止自然人和无行业背景的企业入市交易、禁止代理业务、规范保证金缴纳形式、限定每个交易品种和每个交易商的最大订货量。

  龙鼎电子盘成为“国六条”发布后第一家进行整顿规范的电子交易市场。

  山东一品集团执行总裁曹梦辉说,农产品的流通关系国家经济安全,大宗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的建设有利于推动形成农产品国际定价中心。

  比如,近年来大蒜价格的暴涨暴跌凸显了农产品定价体系缺失的问题。

  他希望,大宗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在实现农产品销售、促进农产品流通、减少实物转手环节、节约物流成本方面的作用外,应该逐渐实现农产品价格发现功能,使中国在逐步具有成为大宗农产品国际定价中心的可能。

  他认为,中国大宗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有其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当前如何规范经营是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所在。

  目前,新龙鼎电子交易市场正在向客户推行银期转账业务,交易商的客户保证金由日照银行对资金出入和使用情况进行严格的监管,日照市贸易办和工商局代表市政府履行市场监管职责,制定相关监管办法,定期与银行等单位召开联席会议。

  随着国家监管加强,拥有大宗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的牌照变得弥足珍贵。因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日照市政府的积极救市下,山东一品集团主动承担责任,既是救别人也是在救自己。

  “大户看到政府和大股东救市整改的决心所以没有撤离,新蒜上市了,大家都继续在龙鼎盘做交易赚钱呢。” (记者 郑燕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