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体育 >著名经济学家:不惜代价申办体育大赛十赌九输 >

著名经济学家:不惜代价申办体育大赛十赌九输

  大赛场馆的利用问题,其实早有人敲响了警钟。美国史密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安德鲁兹・姆巴利斯特从经济学角度早已证明奥运会和世界杯给承办方带来的经济增长并非像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描绘的那般丰沛,城市应审慎选择。2012年,他就与德国学者一道编辑出版《大型体育赛事活动经济手册》,为主办方提供学术理论依据。2013年,他被聘为波士顿奥运会申办委员会首席顾问,足见其研究价值。

  今年1月,姆巴利斯特发布新书《马克西姆斯大赛场:承办奥运会和世界杯背后的经济赌博》再次预警。马克西姆斯大赛场是古罗马竞技场,号称人类史上最大体育场。Circus 如今有“马戏团”之意,Maximus 则是“最大”,作者以此隐喻奥运会和世界杯。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多次邀约,终于在上周末专访到了姆巴利斯特教授,后者表示,“体育大赛的承办已经成为了高风险项目。主办方需要慎重规划场馆建设,承办世界性体育大赛是场赌博,不惜代价卷入申办竞争,主办方十赌九输。”

  20年时间办赛成本翻了几百甚至上千倍

  成都商报:在你的研究中,怎么定义一届成功的体育大赛?

  姆巴利斯特:办赛能够给举办方带来巨大的效益,其中最直接的当然是经济效益。

  成都商报:你的书中曾表示,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和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是不可复制的商业奇迹,这是为什么呢?

  姆巴利斯特:洛杉矶不能被复制是因为1978年申办时,洛杉矶是惟一的竞标者。1976年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奥运会最终支出9.2倍于预算,导致全城用30年去还债;当时其他国家都认为,办大赛就是亏钱。而美国人开启了一种新思维,他们将商业模式无孔不入地植入大赛中去,让人们看到,原来体育大赛是能拉动消费的。其次,美国人大量地改建和利用了1932年奥运会的场馆,基本没有为这届比赛新修场馆,。最终,洛杉矶奥运会获得了空前的高达2.15亿美元的盈利;巴塞罗那无法复制是因为它满足了两个要求:1.城市具有无限潜力;2,政府在申办之前就做好了充分规划,所有的场馆建设都和城市规划的息息相关,在赛后都得到了很好的利用。

  成都商报:“不可复制”这词是否意味着未来的大赛都无法在商业上取得这样大的成功?

  姆巴利斯特:是的。这是因为办赛投入的成本在这么二十年中翻了几百甚至上千倍。通货膨胀当然是原因,安保的开支也巨幅增加,而且现在很多主办国建造场馆和其他基础设施是以彻底改建一个城市或建造一个城市的前提来设计的。

  未来三届大赛都无法收回成本

  成都商报:他们的投入如此之大,那么体育大赛给主办国带来的经济效益是否有想象中那么好呢?

  姆巴利斯特:事实上并没有,上世纪80年代,国际奥委会在奥林匹克电视版权收入中仅分利4%,到伦敦奥运会已增长至70%,大大压缩了主办方的盈利空间。主办国太过依靠旅游带动的消费,事实上,2012年伦敦奥运会并没有给英国带来更多的游客。相反,根据欧洲旅游组织(ETOA)统计,2012年8月是伦敦同期旅游人数最低的一个月。这是因为人们选择出游是希望享受到更好的旅游体验,而在大赛期间,酒店、餐饮等服务行业的价格暴涨,而品质却在大打折扣。

  成都商报:在建造场馆之前,主办国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规划呢?

  姆巴利斯特:他们应该有一个关于场馆及其所有配套设施长远的考虑和具体的方案。这些都应该建立在自身发展需要上,而不是盲目和好大喜功。

  成都商报:按你的预测,未来的三届大赛里约奥运会、俄罗斯世界杯、卡塔尔世界杯的前景如何?

  姆巴利斯特:我个人认为,三者无一例外将成为经济上的输家。这是因为它们的投入过于巨大,卡塔尔世界杯甚至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如此大的投入,它们根本没有机会收回成本。

  巴西在场馆修建上存在惊人的浪费

  成都商报:巴西在三年内连续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两届大赛,但巴西似乎感觉在为两个大赛分别准备两套场馆,可重复利用的设施不多,这是为什么?

  姆巴利斯特:一般来说,一届奥运会需要32到34座不同类型的场馆满足所有大项竞赛的需要。世界杯需要8到12座足球场。巴西政府本可以规划得更好,让两者的重复利用率更高,但是由于两者性质不一样,所以他们不得不修建多座不同类型的场馆。按照统计,2014年巴西世界杯投入大约为200亿美元,而2016年里约奥运会投入也约为200亿美元,这意味着巴西在这几年内为两届大赛投入高达400亿美元的巨资。

  成都商报:巴西世界杯的场馆目前已经有几个处于荒废状态,有的球场还被改成了停车场,还有的球场要被改成监狱。你怎么看待这一情况?

  姆巴利斯特:其实当时国际足联只需要巴西提供8座球场,可他们却修建了12座。其中很多座由于当地没有职业球队而被荒废,这是巨大且惊人的浪费,因为他们不但花了数亿美元去修建,现在每年还要花数百万美元去维护,其中还存在大量的腐败问题。罗塞夫政府因为球场问题而遭遇了巨大的政治危机。就目前情况而言,承办世界性体育大赛是场赌博,主办方很可能成为输家。

  成都商报记者 胡敏娟